之后就是纳吉,本来按照圣朝礼制,这纳吉需另选一吉日良辰,一般会选在问名礼后半个月。本来按照圣朝礼制,问名也要在纳采后五天,问名前还要沐浴焚香更衣,但是我父皇这次是想尽快让我纳个太子妃,用他的话说,就是找个人管管我,找个太子妃管管我,所以纳采和问名都在同一天。问名礼才过了两天,我就被我父皇叫起来沐浴焚香更衣,又要穿上前几天刚穿的礼服——貅纹明(黄)袍,圣朝黄色代表皇太子,朱色代表圣上,明袍上还有很多的装饰,有天、地、日、月、星、辰、花、虫等,还有各种的金子,珠子——这一件衣服,足足有15斤重!头戴七旒流明金冠——圣朝礼制,皇太子头冠是七旒,圣上是九旒,亲王是五旒,郡王是三旒,这个金冠,也有各种的金银珠宝装饰,还有108颗朱玉(红宝石),这一个金冠,足足有4斤重!前几天的纳彩和问名按照礼制,不需要我亲自去太子妃府邸,只需使者替我传达一下使命即可,也就是说我只要在太子府穿着这15斤重的礼服,戴着这4斤重的金冠就行了。可是这次不一样,历朝的礼制里,直到告庙之前,太子只需在家里穿礼服戴金冠就够了,告庙之时才开始要穿礼服戴金冠出去。圣朝礼制有所变化,纳吉纳徵这两个皇太子都要穿礼服戴金冠亲自去太子妃府邸。

还好有马车,不用我走着去太子妃府邸。虽然说按照圣朝礼制,皇太子要在太子妃府邸前一百步停下,之后就要走过去。不过,这已经很好了,不然,从我这太子府到太子妃朱邡馨府邸中间有二里路,这二里路要是靠走,怕是要走上几个时辰。按照圣朝礼制,纳吉需再带彩礼过去,这里的彩礼称为“纳吉礼”,“纳吉礼”不像“纳彩礼”那么隆重,但是也要基本的配置:金树,金钗,金玉珠宝,这次虽然不如纳彩那么隆重,可是“纳吉礼”也是装了十大箱。除此之外,也要把卜.筮带过去,马好像也累了,走的很慢,走了半个时辰,好了,接下来,我要走过去了。

这礼服是真的重,这金冠也是真的重,好在太子妃府邸那边派了几十个家丁帮我把十大箱“纳吉礼”拿过去,那100步对我来说就像10公里那么长。

总算走到了,朱邡馨叫小楮在门口给我递了块巾给我擦了擦汗,虽然说有点累,不过也值得了。

我托随我而来的使者夜七把带来的卜.筮给了小楮,并向她说明来意,“某(谋)诸卜.筮,其占协从,储使某告吉。”小楮进屋向主婚者朱邡枢说明一下我们此行的来意。主婚者朱邡枢出来后,他的手里也拿着卜.筮,问名时候,太子这边和太子妃这边都要卜.筮,对我行了叩拜礼后道“臣朱邡某蠢愚,具(惧)弗克堪。卜.筮云吉,惟臣之幸,谨奉典制。”我稍微迟钝了一下,额,以前文言文成绩不太好,听到这样子文绉绉的,得反应一下,噢噢噢,就是说卦.象说我和朱邡馨结婚这事是吉事,上天同意我们在下个月初三就结婚,同时他能主持我们的婚礼是对于他的大幸。

纳吉之后是纳徵,纳徵比较简单。夜七把“纳吉礼”的名单递给朱邡枢,朱邡枢派人清点“纳吉礼”,跟名单对应。

纳徵之后是请期,我父皇已经把我纳妃的日期都说好了,如果按照圣朝礼制,日期是请期时候确定的。我父皇把日期定好了,也不好意思改日期,朱邡枢看了看卜.筮,道:“吾已观乎龟.筮,言明月朏日为吉日,可为婚配。”

“得之矣。”我前几天研究了一下这个朝代的太子纳妃礼仪,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里应该是要回答这一句。

  "o酷匠网@唯一#%正"版Aq,X●其E+他F!都a=是盗版}b0‘

朱邡枢看到我紧张的样子,笑着说道“太子殿下跟圣上有点像,看到太子殿下紧张的样子我就想起二十五年前圣上娶舍妹梧儿时候,那一次是家父主婚,圣上紧张的样子与你无二。不过,太子殿下也别太紧张了,早来晚来都得来嘛,还烦太子殿下以后待犬女馨儿好点。”

“那是自然,岳父大人。”说完,我就向朱邡枢行了个礼。

“别别别,太子殿下乃国之储君,老臣担待不起啊。”朱邡枢受宠若惊。

“什么太子不太子的,在这里,我就是女婿,您老就是我的岳父大人。”

“就算这样,太子殿下也是国之储君,对老臣行礼,老臣可担待不起。”

“好吧,那岳父…朱邡大人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恭送太子殿下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